梵一大公会议 3001-3014 Vatican I / Faith


三○○一        [有一个完善的天主,与世界不同]

圣而公的、由宗徒传下的罗马教会,相信并明认:有一个真的、生活的天主、天与地的创造者,又是天与地的主宰,是全能的、永远的、无限的、不能予以澈悟的、在理智与意志以及在一切美善方面,是无限的;祂既是独一无二的,完全单纯的,是不能变的神体,那就应该被宣称为:论事实论本质,都与世界不同(有区别),在祂自己内以及由祂自己,是至福的,且是无言可喻地超越在除祂以外所存在的,所能想像的万有之上(can. 4)。

三○○二        [创造的行为、反其完善性,目的与效果]

这唯一真天主,以自己的善良及其全能的德能,按(自己)最自由的主意,“从时闲的开始,就从“乌有”中,创造了有形与无形的受造物,那就是天使与世界,且于最后,还创造了由精神体与肉体所组成的人类,作为精神体与肉体的公物 - (或译:好像是集灵肉之大成)!”(见:第四届拉脱郎公会议 *800);(天主)这样创造(万物),不是为增加(天主)自己的幸福,也不是为争取自己的幸福,但(愿)藉祂所赐予受造物的美善,来显示牠自己的完善。

三○○三        [天主的先见之明 - 天主的上智]

而天主以自己的先见之明(上智),来保护、来管理牠所创造的万物,来“施展威力,从地极此处直达彼处,从容治理万物”(智:八,一)。因为“没有一个受造物,在天主面前,不是明显的,万物在祂眼前,都是显露敝开的”(希:四,十三)。连那受造物将要做的自由行为,(祂也全知道)。

三○○四        [超性启示的事实]

同一(慈)母圣教会,坚信并教诲人,说:天主 - 万物的本末终始,用人本性的理智之光,从受造物方面,能确切予以认识;因为“自从天主创世以来,祂那看不见的美善…都可凭祂所造的万物,辨认洞察出来”(罗:一,廿)。但牠的明智与善良,乐意用另外的超性途径,向人类启示了自己,并启示了自己意志的永远决策,盖(保禄)宗徒说:“天主在古时,曾多次,并以多种方式,藉茈知,对我们的祖先说过话,但在这末期内,祂藉蚐╪菑v的儿子,对我们说了话”﹝希:一,一  - 二;can.1]。

三○○五        [启示的重要性]

固然,这该归功于天主的启示,使人人对那属神的,对那人的理智本身不是不能获知的事理,即使在人类的现情况里,也都能容易地以正确无误的坚确性,予以认识(见:圣多玛斯神学大纲;一,第一题第一节 - 来奥尼版 - 46b);可是,启示,并不因此缘故,而应被称为:绝对必要的;但天主由于自己无限的善良,曾安排人(曾提拔人),抵达超本性的目的地,也就是为了使人类,分享那完全超越人理智所能明了的、属神的真福;那就是(经上所记载的):“天主为爱祂的人所准备的,是眼所未见,耳所未闻,人心所未想到的”(格前:二,九)。

三○○六        [启示的泉源]

然而超性的启示,按那由脱理腾圣公会议所宣布的、全教会的信理,是被包含在“圣经的记载里,并在那没有记载的(圣)传里,而这种(圣)传,出自基督之口,由宗徒所接受(而传诸后世),或由圣神启示于宗徒们,而由宗教们,好像一手传授下来,一直到我们手里”[*1501]。不错,那旧约与新约全部经卷,连同它们的一切部份,一如在同一大公会议的法令中所裁定的,以及那在古拉丁通俗本中所有的,都该被接受,作为神圣的、正典的圣经。但教会之所以视这些经卷,作为神圣的、正典的圣经,并不是因为,这祗由于人的技巧 - (人之奋勉)所阐明,而后由教会所核准的缘故,也不是祗因为在这些经卷中,并不含有错误的缘故,而这所以如此的缘故,是因为这些经卷,因圣神灵感而被写成,是以天主为写作者,而且,这是如此传授予教会本身的道理。[can.4]

三○○七             因为有些人,恶意地,讲解那脱理腾圣公会议,为了镇压人们巧诈的嚣张,所定断的、有助于诠解圣经的主张,所以,我们,一面重申这同一主张,而在另一面,我们宣布脱理腾公议的心意,是要在信理与伦理事上,为了使基督的道理,屹立不移,应该把慈母教会,过去所坚信的,现在仍坚信的那个意义,作为圣经的真正意义而判断圣经的真意义,真诠解,乃是教会的天职;为此,不准任何人诠解圣经,而与教会的意思相左,甚或也与教父们的公意相抵触。

三○○八        [信德的观念 - (定义)]

既然,整个的人,隶属于天主,一如受造物之隶属于自己的造主,且受造之理智,既应全然属于不受造之真理(天主),那么,我们的理智与意志,对那启示的天主,自当有责任,以信德来表示完全的服从can.1]。但公教会明认这个“人得救开始”的信德,是超性之德,而我们即藉此德,在天主的默佑与恩宠的协助下,相信那由天主所启示的,是真实的;这不是因为我们,用理智的本性光亮,得知那事的内在真理,而是因为那启示(人真理的天主自己的权威,即:祂既不能受骗,又不能自误can.2]。盖由(保禄)宗徒证实:“信德是所希望之事的担保,是未见之事的确证”(希:十一,一)。

三○○九        [信德适宜于理智]

但为了使我们的信德,成为“我们合理的敬礼” (服从)(罗:十二,一),天主愿意,连同那圣神的助佑,还加上外在的,对自己启示的证据,那就是属神的事实,尤其是灵迹与预言;埽M,灵迹与预言,明白地显示天主的全能及其无限的知识,那(自然)就成为启示的极确切的标志,而为众人理智所理会 [can 3 - 4]。为此缘故,不管是梅瑟是先知,尤其是主基督本人,都曾显过很多很显明的灵迹与预言;而我们也读过圣经论及宗徒的记载,说:“他们出去,到处宣讲,主与他们合作,并以灵迹相随,证实所传的道理”(谷:十六,廿)。圣经又记载说:“因此我们认定先知的话,更为确实,对这话,你们当十分留神,就如留神在暗中发光的灯,直到天亮,晨星在你们心中升起的时候”(伯后:一,十九)。

三○一○        [信德是天主的恩惠]

虽然,顺从信德,不是心灵的盲目冲动,但若“没有那恩赐众人在赞成与信从真理中获得甘饴”的圣神,来给人光照与默感,则没有人,能够“同意福音的宣讲”,一如人应该予以同意而获得救恩的。为此,信德本身,在本身方面,即使不是,“以爱德行事的信德”(迦:五,六,也是天主的恩惠,也是属于得救的必要行为;人即藉此行为,对天主的那个,能予以拒绝的恩宠,茪岩H随从与合作,以表示自己对天主本身的自由服从。

三○一一        [信德的对象]

但人以属神的、公教的信德,所当信仰的是:那包含在天主的、爱记载的,或受传授的言语中的一切道理,以及那由教会,或用庄严的、或用通常而普遍的训导权,所宣布的令人当信为天主所启示的一切道理。

三○一二        [信德的紧要性]

但因人“没有信德,不可能中悦天主”(希;十一,六),也不可能分享天主子女们的福份,所以,没有信德,就没有人成义,且人若不坚持信德,至死不渝,则任谁也不会获得永生。是以,天主为了使我们满全那拥抱信德而琱艀a予以坚持(到死)的职责起见,便透过自己的独生子,创立了教会,并设立自己创立教会的显明标志,使人人能由此而得知:教会是天主启示之言的守卫与导师。

三○一三            原来,那祗属于公教会的是:那关于基督信理显然可信性的,如此众多,如此奇妙的,由天主所安排的一切。再者,教会本身,藉茼菑v,即藉她自己可奇的传遍各处,以及她杰出的圣德、与取之不尽的一切丰功烈绩,还藉她普遍的统一性、与屹立不移的稳定性,便成为一种伟大的、永琲漸i信动机,也就是自己属神使命的不可不信的证据。

三○一四        这样,教会本身,好像“向列邦高举看旗帜”(标志) ( 依;十一,十二)邀请那些尚未信教者(来信奉真教),并使自己的子女,知道他们所信仰的信理,是有极坚强的基础,作为依据。不但如此,还有天上的德能来协助,给教会有效的证据。因为至善良的上主,一方面,用自己的恩宠,来激励,并协助迷路的人们,能“来认识真理”(弟后:二,四),而在另一方面,祂以自己的恩宠,来坚固那些已“由黑暗中召叫…进入祂奇妙之光”(伯前:二,九)的人们,使他们在同一光中,坚持到底;其实,除非人遗弃天主,天主决不遗弃人。为此,那些藉信傥的天上恩赐而信奉公教真理的人们,和那些盲从人的意见而迷信假宗教的人们,二者处境,截然不同:盖前者,既在教会的训导下,接受信仰,那就永远不会有任何正当理由去变更信仰,或疑惑所信的真理 [Can.6]。既然如此,我们就“感谢那使我们有资格,在光明中分享圣徒福份的天父”(哥:一,十二),不该轻视偌大的孜恩,但该“注视看信德的创始者和完成者耶稣”(希:十二,三),“坚持所明认的望德,毫不动摇”(希:十,廿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