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节、被秘密组织预告的阴谋

 

一、高级交易文件的真实性

烧炭党,即 Carbonari,是个十九世纪意大利革命秘密组织。它和国际共济会有关系。高级交易是烧炭党的最高议会。

被截获在教宗额我略十六世手上的高级交易秘密文件包括自18201846年间的资料。在教宗庇护九世的要求下, 这些文件被克立迪纳-尤利(Crtineau-Joly 在他的著作《天主教教会和法国大革命》(The Roman Church and Revolution)里面发表。

1861225日给作者尤利写的嘉许书里, 教宗庇护九世证明这些著作的真实性。 然而他却不允许任何人泄漏被牵连在这信件里的高级交易会员的真实身份。

格里果迪隆蒙席(Msgr.George E.Dillon《东方共济会大披露》(Grand Orient Freemasonry Unmasked著作中也包含了高级交易长期指示的全原文 的著作呈现给教宗良十三世时教宗深受感动表明要把书翻译成意大利文亲自付上出版费

1884年的人类 (Humanum Genus) 通谕里教宗号召所有天主教领袖撕破共济会的面具揭露它的真面目这些著作的出版是一种揭露的方法

教宗为了使所有天主教徒,认识这些秘密组织在教会内部所策划的颠覆方案,才出版这些著作,以便教友们能够提高警惕,并希望预防大灾难的到来

 

二、高级交易的长期命令

以下不是该命令的全部,只是与我们所讨论的内容有关的部分:

我们最终目的是跟伏尔泰 (Voltaire) 和法国大革命一样:毁灭天主教以及基督的概念。

当然,无论谁当教宗都不会加入我们。但我们可以先对付教会,目的是征服教宗跟教会。

我们承担的不是一天,或一月,或一年的工作。它可能会持续几年或一个世纪, 在我们的士兵过世后继续奋斗。

我们不想说服教宗与我们团结一致,接纳我们的理想,传播我们的理论,这只是一个荒谬的梦。如果,比如说枢机或主教自己突然来加入我们,但我们不会要求他们升任教宗,这样会毁灭我们。他们的野心会使他们背叛。他们对权力的欲望会牺牲我们。 我们所要求, 我们所可望, 我们所等待的是一个适合我们需要的教宗。

这样,我们能够比我们法国兄弟的小册子和英国兄弟的黄金更准确地袭击教会。 你们知道为什么呢? 是因为,摧毁天主建立在磐石上的教会,我们不需要火药或兵器。我们只需要教宗跟我们合作。

我们相信我们会达到我们的目的。几时? 如何? 未知的事情还未显示出来。然而,既然没有一件事能够改变我们的计划,反而每一件事应该朝着这个目的,好像明天我们的功劳就会成功。在这个命令中(这个命令是不会向新入会者揭露的) 我们想给上级的交易的领导这个劝告:用备忘录或教导形式传给兄弟们。

那么,为了得到一个按照我们所要求的教宗,我们要为这个教宗预备一个配合我们期待统治的时代。我们不需理会老人以及成人。我们要接进青年跟孩子。你们想办法给自己树立个良好的形象:像好天主教友,和爱国者一样。

这样,年轻的神职人员跟隐修院会很容易接受我们的道理。再过几年,这些年轻的神职人员会得到全部的职权。他们要组成至高的会议。他们会被请求简选应该统治的教宗。这个教宗好像同时代的人一样,会受到意大利和人文主义理念的影响。 这只是一个我们现在种在土地里面的芥菜小种子。 但是正义的阳光会使它生长到它最高的程度。有一天你们会看见这个小种子带来的丰富的收获。

在我们为我们兄弟预备道路时,我们看见有不少有待克服的各种各样的艰难。 他们会以经验和明悟去克服这些困难。而且我们的目标是多么辉煌,致使我们回一心奋斗来实现它。

如果要改革意大利,你们要找我们刚才叙述的教宗。让神职人员走在你们的旗帜之下,好像他们相信他们走在教宗的旗帜之下一样。在隐修院,修道院,圣堂设下圈套。你们要把朋友包围教宗的宝座周围 那时你们已经可以宣布一个教宗三重冠和长袍的革命,在十字架旗帜之下行走。奋斗多一点,这革命要达到全世界。

 

三、罗卡咏礼司铎的预言

哥拉巴尔主教在自己的著作《圣亚大纳和我们时代的教会》中,提到一个放弃信仰的罗卡咏礼司铎的预言。 这就是关于一个所谓耶稣和宗徒的社会主义影响的新的开明教会。

十九世纪罗卡预测:有可能新的教会不将保留什么士林神学的教义和以前教会的形态 她却要被罗马祝圣和被收回司法权。哥拉巴尔主教评论着这件预言说:几年前这是难以想像的,可是如今呢?

罗卡咏礼司铎也预告了礼仪的改革。关于这个新的礼仪,他相信在一个大公会议中,包括罗马礼仪和教规的天主礼式要承受变革。它将归回到宗徒时代的简单方式。而且它很符合人的良知的指示和现代的文明。他预告了通过这个大公会议,现代文明的理想和基督及其福音的理想将相互符合。这便祝圣了新的社会秩序和给现代文明领了洗

关于未来教宗的职权,罗卡又说:这个隆重的抵罪行为是一种献祭 教宗的职位要陷落。大公会议的神长们打造了一把神圣的利刃将杀死它。教宗是个牺牲品。他之所以被加冕是因为他将要被献出。

罗卡积极地预测了一个新的宗教、新的教条、新的仪礼、新的铎职。 他说新的司铎是进步人士。他说神父不要穿祭衣,他们又要结婚。

蔷薇十字会 (共济会一种) 会员Dr Rudolf Steiner 1910年的声明,很像罗卡和意大利共济会所预报的:我们必须有一个大公会议以及一个教宗去宣传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