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us XI

Quas Primas, 11 December, 1925

On Christ the King

基督君王

 

教宗庇护十一世通谕公元一九二五年十二月十一日

 

  庇护十一世藉此通牒,建立耶稣君王庆日,并阐述耶稣为君王的道理。Ed:AAS 17(1925) 595ss.基督就人性而论,具有君王的地位与权能 3675-3679

 

3675

[五九五]基督在一切受造物中,品位超群,高贵绝伦;故祂乃被称为君王之习惯,由来已久而普及各地。所谓君王乃借用之意,(非普通君王可比):因为祂之所以为王,目的是在(所谓)人的理智内为王同样也是在人的意志内为王故基督被承认为人心之王[五九六]但若我们更进一步去研究事实,则如众所周知:基督即就人性而言,也确实应该具有真正君王的尊号与权能;因为基督除非是人,不能说祂从父领取权能、尊荣、王国(达:七,十三)祂是天主的圣言,与父同一性体,不能不与父,共有一切故祂对所有的受造之物,自亦具有绝对的无上王权。(最后,基督之为君王,特别可以下列各处圣经为邆:户:24/19;咏:2/44,7;71/7; 依:9/6;耶:23/5; 达:2/44;7/13s;匝:9/9;路:1/32s;玛:28/18,默:1/5;19/16;希:1/2.

 

3676

亚历山大的济利禄曾注意到,我主的这个尊荣和权能,具有(明确的)基础。他说得真恰当:我可一言以蔽之曰:基督获取一切受造物的统治权,不是用暴力,也不是由于别人的贡献,而是由于自己的本质和性体。Cyrillus Alex. Comment. In Jo. XII C.18(PG. 74,622C)。这就是说:祂的统治权来自祂的神性与人性合成一位的奇妙结合,也就是所谓性体与位的结合(unio hypostatica)

因此,基督不仅该受天神与人类,共同崇拜为天主,而且天神与人类,也都该服从祂的命令,属于祂的王权。换言之:基督具有与天主性结合的名义,也就获得祂对一切受造物的王权。

可是基督命令我们,不仅出于祂自然的权利,而且还是由于祂的救赎功绩。(参阅:*3352)试问:还有什么能比我们想到这个思想,更为欣悦,更为甜蜜呢?巴不得所有的人,都会念念不忘:我们的救主,对我们多么恩爱!(诚如圣伯多禄宗徒向教友所说的):你们不是用能朽坏的金银等物被赎出来的,而是用宝血,即无玷无瑕的羔羊基督的宝血(伯前1/18-19)基督既以高价(格前:6/15)买了我们,我们已不属于我们自己的了。我们的肉身、肢体,却是属于基督的了。(格前:6/15)

 

 

3677

我们为了对祂统治权的力量和性质,有所宣示,就不得不说:假设基督的统治权并不包括三种权能,那就没有多大意义了(原来)公教信仰,令人深信:(天父)一定把耶稣基督,赏给了人们,作为救赎之主,好使人信赖祂;但同时(天父)也把祂赏给人们,作为立法者,好使人服从祂。Cc.Trid.Sess.VI,Can.21:*1571

可是福音不但记载祂曾立过法律,而且还引述祂是立法者至于审判的权柄,耶稣曾亲自向犹太人宣称,这是由父所赋予的。当时耶稣在安息日,显奇迹,治愈了瘫子,犹太人便说祂犯了安息日的罪;耶稣却向他们声明说:父不判断任何人,但祂把审判的全权,交给了子(若:5/22)。而这审判权,自也包括赏罚活人的权柄因为这种权柄是不能分离的。

此外,所谓执行法律的权柄,基督一定也该有的。因为所有的人,既然都该服从祂的法令,那么,谁若知法犯法,他一定难逃祂的严罚。

 

3679

就人的身份而言,祂对任何民事,都没有统治权利。这种人的主张,错误得实在可耻,因为基督对受造之物,从父处,所得的权柄,是绝对无限止的,即所有的受造之物,都由祂全权处理。虽然如此,但祂在世度生时,完全自制,从来没有用过这个权柄。不但如此,祂还轻视这种世虚世物,任凭占有者占有世物;祂过去是如此,今天也还是如此。诚如主显节所读的颂赞(Hymnus)说:那赏人天上王国者(基督),不会夺你地上(有终)的王国。

所以,我们救赎主的王权 (统治权),是包括所有的人在内。在此我们乐意要运用我们前任教宗良十三世的话。祂的王权,不仅及于所有带有公教名号的人,即及于所有领过洗礼的人(即使领受洗礼而入于异端邪教者,或因歧视而由爱德分离者;他们就名份而言,还是属于教会,属于基督权下)而且,也及于一总没有基督信仰的人们,好使整个人类,完全属于耶稣基督的权下,无一或遗。[*3350]

而且,在这一点上,人也没有个人与团体的区别,因为那加入团体中的人们,仍宜属于基督权下而与个人无异。盖同一基督,是私人与公众的救援泉源:除祂以外,无论凭谁,决无救援,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字,使我们赖以得救的。(宗: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