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gory XVI

Mirari Vos, 15 August 1832

On Liberalism

自由主义(liberalismus)

 

天主教教理 Enchiridion Symbolorum Denzinger 2730 第四卷

教宗颁发文告重申惩斥邪说谬论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公元一八三0年拉孟南(Lamennais)在他自己所创办的《展望》L Avenire日报上散播自由观念liberalism教宗额我略十六世便因此颁发本通谕斥之谓中立主义者的确教宗惩斥了拉氏的学说却并没有提起他和他日报的名字拉氏起初表示服从教宗但到后来在他的《一个信主的话》一书中又故态复萌重申他原有的主张教宗乃于一八三四年六月廿五日再颁发通谕《我等孤独Singulari Nos》以惩斥之。(ASS 418683 413445

 

论中立主义(indifferentismus)与唯理主义(rationalismus)

 

2730

如今我们继续讲那灾祸的滋生(丰富)原因,也就是我们所悲哀的,教会遭受的祸根中立主义。这是一种恶毒的思想,它主张:谁若按正直与适宜的准则而生活,那么,他随便信仰什么信理,都能得到灵魂的救援:而且,从这个中立主义的极污秽的泉源中,便流出了那个愚蠢的、错误的主张,或是说,这是疯狂的:强调良心自由,不受什么束缚。

 

2731

诚然,这种完全没有节制的意识自由,为那万恶的邪说铺路,而这种邪说,由于某些人的极度不智,广泛传播,而在宗教中,产生一些方便之处,故不拘在神圣的或国家的事务上,都在广泛地张扬开去。然而奥斯定说过:什么比那错误的自由,更恶劣以致灵魂于死地呢?(见:奥斯定书信:PL33400)。

 

2732

我特以父亲的心肠,拥抱那些特别专心研究神圣的学科(指神学等学科),以及哲学问题的人们;你们应该做这些学科的导师与作家,不要徒恃自己的天赋与才能,不明智地、远离正道而陷入不虔敬者的歧途。须知:天主是智慧的领导者、以及明智人的纠正者(参阅:智:七,十五);而且,那是不可能的事,即:我们认识(学习)天主而没有天主因为天主藉圣言,教导人认识天主。(见:依肋纳 里昂(首任)主教,攻斥异端者:PG7 987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