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費爾主教(Lefebvre)的宣言(197411)

 

 

介绍:

 

马赛‧勒費爾主教于1970117日成立了庇护第十(SSPX)修会,当时曾得到当地主教的批准,但由此修会反对自由主义和现代主义,一直坚持奉献拉丁弥撒 (1968年梵二会议召开,传统的拉丁弥撒在一位蒙席联合六个基督教牧师纂改成现代的新潮弥撒)因此引起罗马教廷的大大不满。某些枢机和主教们开会要重新评估该修会在瑞士的修道院,并勒令勒費爾主教火速写出有关该修会的报告,勒費爾主教以四天的时间交出此份报告。19746月保禄六世也同意对勒費爾主教采取特殊形式的反对行为。当这些行为发生时,也许是巧合,这些枢机们正在对一位捍卫拉丁弥撒和传统信仰的神父进行剥夺神权的处理。这无疑是使修会合法化进行倒退,也必然是教会历史中违反公义的一大丑事。

 

1974年,罗马派了两位代表去瑞士修院进行调查,(1111---13),他们都是比利时人,一位是圣经学家,一是圣教法规家,这次调查,搜查得十分彻底,而且对教授和学生们查问得非常刁钻,有关修院中生活的各个方面样样问到。不过这两位代表在学生和其他人员面前时常有丑事出现。据勒費爾主教说他们认为可以有结婚的神父,他们不相信有永不变更的真理,甚至怀疑吾主耶稣复活的基本的信条。

 

19741121日为了对这两代表所作的丑事,谬论作出反应,勒費爾主教考虑有必要与罗马搞清关系。他说这是我写宣言的原始想法。说实在的,这是由于过度的义愤所致。

 

在这份宣言中他拒绝这两代表所代表的覌点,即使他们具有罗马官方的资格,而且罗马接受他们的观点。在宣言中他声明;他拒绝而且一直拒绝服从新现代主义和基督教倾向。没有任何权力,甚至最高级的权威也不能强迫我们放弃或递减我们的信仰。这些信仰是两千年来教会的最高权威一直非常清楚地表达和申述的。

 

很难看出,任何真诚的天主教信友怎么会可能不同意勒費爾主教有关这个问题的观点。更有意思的是在枢机会议中他们都不能接受宣言中的这些观点。应该指出这宣言原先不是为了要作一公开声明,更谈不到对罗马教廷的挑战。这宣言仅仅是勒費爾主为保护庇护十世修会的神父而写。

 

19741121日的宣告

 

对天主教信仰和传统的守护者,罗马圣而公教会,我们全心全意地尊重,为了需要保持信仰,我们完全跟随永恒的罗马,它是真理和智慧的主权者。在另一方面,我们拒绝,并且一直拒绝罗马的新现代主义和基督教的倾向,这些倾向充分表现在梵二会议期间以及在会议以后所制定的各种改革方案,事实上这些改革已促使而且正在促使破坏教会,破坏神职界以及崩溃弥撒以及有些圣事的废除,修道生活的消失,对在大学中的学生以及修道院,教理班中的修生,正在灌输自由主义和基督教义中所发展的谬论,这些谬论在历史上已数次被过去数位教宗裁定有罪的。

 

没有任何权力,甚至最高级的权威,也不能强迫我们放弃或递减我们的天主教信仰,这信仰是两千年来教会的最高权威曾明确地表示和宣告过的。

 

圣保禄宗徒在致迦拉达书信(1:8)无论是谁,即使是我们,或是从天上降下的一位天使,若给你们宣讲的福音,与我们给你们所宣讲的福音不同,当受诅咒。

 

今天至圣圣父不是也在重复这些话吗?但假若在他的言语和行为中有矛盾的话,那末我们当忠心于过去教宗们所教导的,同时对破坏教会的新事物,听若无闻。

 

新潮弥撒是根据新的教理,新的司祭,一新修道院,新大学,新教会。所有这些都是真诚和永不变更的教会所反对的。这种改变,从自由主义和现代主义而来,是十足腐朽的,它从异端而来,也结束于异端,即使不一定在所有的行为在形态上都是异端的。但对有良心的忠贞信友而言,不可能用任何方式拥护这些改革。对教会唯一忠诚的态度,对救赎我们最合适的天主教教理是对这些改革的完全拒绝接受。如果没有叛逆,不受痛苦,如何去追求我们对司铎的培养工作,我们确信我们不能为我们的教会,教宗和下代服务。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紧紧地记住教会以前一直所教导和实践的(这些都在梵二会议以前的书中所记载的),有关信仰,道德,神职,教理,司铎的培养和教会的训导等。一直到真正传统的光芒拨开永恒罗马阴暗天空中的朦胧为止。

 

藉着天主的恩宠,圣母玛利亜,大圣若瑟,圣庇护十世的帮助。我们坚信能做到这些,,忠心于罗马圣教会,忠于伯多禄的继承人,同时成为吾主耶稣基督奥迹,天主圣神的忠诚传道者。

 

 

+ 马赛勒費爾

 

*罗马部门是由枢机们监控的。例如:信理部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