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圣主教仪式

决定意向及说明文献

 

Albano (罗马), 一九八三年十月十九日

 

在出谷纪第二十章中,天主在禁止其子民崇拜邪神后说了这些话:我,上主,你的天主是忌邪的天主;凡恼恨我的,我要追讨他们的罪,从父亲直到儿子,甚至三代四代的子孙。在出谷纪第三十四章中衪又说:不准你朝拜别的神,因为上主名为忌邪者,衪是忌邪的天主。

公义和理所当然地,天主应重视其唯一及永恒所拥有的一切;重视衪为无限、永恒的大能者;重视其光荣、真理和仁爱;重视其唯一创世者及赎世者之身份;重视其为万物的终极(诸天神及全人类获得救恩和真福的唯一道路;重视其一切的始和终。

 

由衪所创立及赋予所有救恩之财富的天主教亦重视它的主、天主的特权并训示所有人若要得救及在永远的福乐中得享天主的光荣当皈依她和在她内受洗。因此教会有着被派遣传教的使命。她是唯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罗马教会。

 

她不能承认除她以外有真宗教,她也不能承认在她以外可以获救得永生,因为她和吾主天主是一体:我是道路、真理及生命。

 

所以她厌恶与任何假宗教、异端及谬误的联系,因为它们令灵魂离开唯一唯真的天主了。她和吾主都只知在教会内才有真正团结。

 

为此,她献上了其殉道者之宝血、其传道者及司铎之性命、其神职人员之牺牲及每日的赎罪祭献。

 

可是,公教已经被梵二的歪风吹袭。在宗教自由的声明中,对外对内的宗教自由行为是没有受任可权力约束。这就是反抗天主权柄之人权声明的原则。教会、国家及家庭均分享着天主的权力。因此,他们有责任传扬真理、执行天主十诫及保护其属下免其陷于谬误和不道德。

 

此声明提倡公教国家贬低公教使妳与其他宗教平等。此乃对天主其教会之侮辱。此歪风正正是从前以色列子民常被批评的风气。(附录一:教宗保禄六世于一九六九年四月所颁的声明, Osservatore Romano) 这歪风在基督徒合一秘书处所提倡的合一主义下更见明显。这越轨的风气带来了礼仪、圣经和教会规法的一连串改革;还带来一些损害教宗、主教和堂区司铎权力的主教权力分享(Collegiality)

 

这风气并不属于天主教而是那被圣庇护十世所谴责的现代主义的恶果。它败坏了所有的公教机构,特别是神学院和神职人员。在沉浸于梵二会议歪风的神职人员中又岂能找到一个不折不扣的公教徒呢?因此,教会须坚守完整的信仰和由吾主及教会所创立用以坚守信德、传扬圣宠生命和救恩成果的途径。

 

在这差不多二十年来,我们已耐心地和坚守地为令罗马教廷明白回归正统的教义和传统、教会的更新、灵魂的救赎及天主光荣而努力。

 

可惜,教廷对我们多年来的诉求仍然是不闻不问。反之,他们要求我们向梵二会议及其败坏教会的改革妥协。没有人理会我们因天主圣宠而坚守这带来神圣果实及无数圣召的传统之苦况。

 

为保护天主教司祭职以继续教会的使命,我们需要主教。司祭职现时被现代主义压迫,所以我们更需要祝圣主教。此事教宗己原则上允许(Ratzinger枢机五月三十日的信)这祝圣主教仪式不单是有效,同时大概也是合法的。不论合法与否,有时我们需要放弃律条去遵守法律的精神。

 

教宗只可希望司祭职继续存在,所以我们祝圣主教实在不是裂教的行为。我们也是为帮助教会渡过这些痛苦的日子罢了。如果我们在圣方济的时代,教宗一定与我们意见一致,因为梵蒂冈在那时还未为共济会操纵。

 

我们公开表示对圣座和教宗的服从。我们知道因祝圣主教我们只是继续服务教会及宗座。

 

当教会从现代主义者解放出来后,我们会将主教完全交给教宗手上,甚至如果此教宗不愿他们继续主教的职务。

 

最后我们向童贞玛利亚祈求,她是多么爱护她的圣子及其光荣啊。她时常保卫(甚至以武力)吾主的国度免于仇人的袭击!我们恳求她现在保护我们免受教内外侵害。求她保持世人及圣保禄承继者的信德,求她保护圣庇护十世修会成员及所有传统的神父及教友,好能保障我们免于裂教或异端的侵害。

 

求圣弥额尔总领天神唤起我们他那颗为光荣天主的热心和他打击魔鬼的力量。

 

求圣庇护十世与我们分享他的智慧、学问和神圣好能让我们在此时分办善恶。

 

马賽.勒費爾

庇护十二世选定的唯一至圣至公罗马教会的大主教

 

后语:这一九八三年的声明仍然有效。现在只需要一个改正:如果一九八八年四月至五月的会谈没有结果,这是因为新潮罗马极力要我们接受梵二精神及其改革。

 

 

附录一:保禄六世宣言,Osservatore Romano报, 一九六九年八月二十四日

教会采取的新态度从此会被全世界明白而这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则教会赞同世界是自给自足的,她不会再尝试以改变现世作为目标这宣言是相反天主教理的,而我己致函圣职部提出抗议。国务卿 Villot 枢机的答覆是,他要求我立即从罗马辞职。对此答覆,在下的回应是他须请一队瑞士卫兵才能把我赶出罗马。其后我再没收到任何回覆。对于我们这些公教的维护者,此情况在梵蒂冈仍然发生。历代教宗的文告均和他们唱反调。因着正统的信仰和观点,本人抗议此令天主教国家世俗化的声明。

 

 

 

附录二:梵二会议中的基督徒合一秘书处

在梵二会议中,基督徒合一秘书处的成员扮演着重要的角色。Bea 枢机跟在美国纽约 B'nai B'rith 共济会犹太籍会员集会处扯上了公务的关系。Bea枢机联同Willebrands大主教(秘书处的秘书长) De Smedt 神父 (秘书处副会长及梵二会议记录员)在宗教自由声明中提出信仰自由、犹太教、非基督徒宗教和合一主义的概念。

 

Willebrands大主教是梵蒂冈犹太教与基督徒委员会、与教派合一委员维系的委员会及透过莫斯科东正教与莫斯科维系委员会的成员之一。其他成员包括Etchegarary枢机、Maller神父、Contension多明尼克修会修士、Bernard Dupuy等等。另外,能在梵蒂冈横行无阻的泰泽誓反教徒的影响力亦不能忽视。我们亦不要遗忘那六位出席礼仪委员会的誓反教牧师。这些委员会对教会的毒害是显然易见的。它们简直令整个罗马团体正规的活动完全瘫痪。它们的核心就是今天现代主义及共济会的罗马。教宗保禄六世及若望保禄二世均要求成立这些委员会。而他们本身却成为了罗马教会法院和主教权力分享的奴隶。这就是新教会法规下之恶果。《公教神学字典》引录中以宗教合一为题的文章(作者:Charles Boyer 司铎,继Willebrand大主教后合一秘书处的秘书长)详尽地剖析这合一主义精神怎样引领着种种改革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