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節、被秘密組織預告的陰謀

一、高級交易文件的真實性

 

燒炭黨,即 Carbonari,是個十九世紀意大利革命秘密組織。它和國際共濟會有關系。高級交易是燒炭黨的最高議會。

被截獲在教宗額我略十六世手上的高級交易秘密文件包括自1820至1846年間的資料。在教宗庇護九世的要求下, 這些文件被克立迪納-尤利(Crtineau-Joly) 在他的著作《天主教教會和法國大革命》(The Roman Church and Revolution)裡面發表。

在1861年2月25日給作者尤利寫的嘉許書裡, 教宗庇護九世証明這些著作的真實性。 然而他卻不允許任何人泄漏被牽連在這信件裡的高級交易會員的真實身份。

格裡果迪隆蒙席(Msgr.George E.Dillon)的《東方共濟會大披露》(Grand Orient Freemasonry Unmasked)著作中也包含了高級交易長期指示的全原文。 他的著作呈現給教宗良十三世時,教宗深受感動,表明要把書翻譯成意大利文,並親自付上出版費。

在1884年的《人類 》(Humanum Genus) 通諭裡,教宗號召所有天主教領袖撕破共濟會的面具,揭露它的真面目。這些著作的出版就是一種揭露的方法。

教宗為了使所有天主教徒,認識這些秘密組織在教會內部所策劃的顛覆方案,才出版這些著作,以便教友們能夠提高警惕,並希望預防大災難的到來。

二、高級交易的長期命令

 

以下不是該命令的全部,隻是與我們所討論的內容有關的部分:

我們最終目的是跟伏爾泰 (Voltaire) 和法國大革命一樣:毀滅天主教以及基督的概念。

當然,無論誰當教宗都不會加入我們。但我們可以先對付教會,目的是征服教宗跟教會。

我們承擔的不是一天,或一月,或一年的工作。它可能會持續幾年或一個世紀, 在我們的士兵過世后繼續奮斗。

我們不想說服教宗與我們團結一致,接納我們的理想,傳播我們的理論,這隻是一個荒謬的夢。如果,比如說樞機或主教自己突然來加入我們,但我們不會要求他們升任教宗,這樣會毀滅我們。他們的野心會使他們背叛。他們對權力的欲望會犧牲我們。 我們所要求, 我們所可望, 我們所等待的是一個適合我們需要的教宗。

這樣,我們能夠比我們法國兄弟的小冊子和英國兄弟的黃金更准確地襲擊教會。 你們知道為什麼呢? 是因為,摧毀天主建立在磐石上的教會,我們不需要火藥或兵器。我們隻需要教宗跟我們合作。

我們相信我們會達到我們的目的。幾時? 如何? 未知的事情還未顯示出來。然而,既然沒有一件事能夠改變我們的計劃,反而每一件事應該朝著這個目的,好像明天我們的功勞就會成功。在這個命令中(這個命令是不會向新入會者揭露的) 我們想給上級的交易的領導這個勸告:用備忘錄或教導形式傳給兄弟們。

那麼,為了得到一個按照我們所要求的教宗,我們要為這個教宗預備一個配合我們期待統治的時代。我們不需理會老人以及成人。我們要接進青年跟孩子。你們想辦法給自己樹立個良好的形象:像好天主教友,和愛國者一樣。

這樣,年輕的神職人員跟隱修院會很容易接受我們的道理。再過幾年,這些年輕的神職人員會得到全部的職權。他們要組成至高的會議。他們會被請求簡選應該統治的教宗。這個教宗好像同時代的人一樣,會受到意大利和人文主義理念的影響。 這隻是一個我們現在種在土地裡面的芥菜小種子。 但是正義的陽光會使它生長到它最高的程度。有一天你們會看見這個小種子帶來的豐富的收獲。

在我們為我們兄弟預備道路時,我們看見有不少有待克服的各種各樣的艱難。 他們會以經驗和明悟去克服這些困難。而且我們的目標是多麼輝煌,致使我們回一心奮斗來實現它。

如果要改革意大利,你們要找我們剛才敘述的教宗。讓神職人員走在你們的旗幟之下,好像他們相信他們走在教宗的旗幟之下一樣。在隱修院,修道院,聖堂設下圈套。你們要把朋友包圍在教宗的寶座周圍。 那時你們已經可以宣布一個教宗三重冠和長袍的革命,在十字架旗幟之下行走。奮斗多一點,這革命要達到全世界。

三、羅卡詠禮司鐸的預言

 

哥拉巴爾主教在自己的著作《聖亞大納削和我們時代的教會》中,提到一個放棄信仰的羅卡詠禮司鐸的預言。 這就是關於一個所謂耶穌和宗徒的社會主義影響的新的開明教會。

十九世紀羅卡預測:有可能新的教會不將保留什麼士林神學的教義和以前教會的形態。 她卻要被羅馬祝聖和被收回司法權。哥拉巴爾主教評論著這件預言說:幾年前這是難以想像的,可是如今呢?

羅卡詠禮司鐸也預告了禮儀的改革。關於這個新的禮儀,他相信在一個大公會議中,包括羅馬禮儀和教規的天主禮式將要承受變革。它將歸回到宗徒時代的簡單方式。而且它很符合人的良知的指示和現代的文明。他預告了通過這個大公會議,現代文明的理想和基督及其福音的理想將相互符合。這便祝聖了新的社會秩序和給現代文明領了洗。

關於未來教宗的職權,羅卡又說:這個隆重的抵罪行為是一種獻祭 教宗的職位要陷落。大公會議的神長們打造了一把神聖的利刃將殺死它。教宗是個犧牲品。他之所以被加冕是因為他將要被獻出。

羅卡積極地預測了一個新的宗教、新的教條、新的儀禮、新的鐸職。 他說新的司鐸是進步人士。他說神父上街不要穿鐸,他們又要結婚。

薔薇十字會 (共濟會一種) 會員Dr。 Rudolf Steiner 1910年的聲明,很像羅卡和意大利共濟會所預報的:我們必須有一個大公會議以及一個教宗去宣傳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