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他菲厄爾 (Ottaviani) 樞機的干預

 

羅馬

一九六九年九月二十五日

 

致聖父:

 

我們已詳細審閱<<禮儀憲章>>委員會專家所制定的新潮彌撒 (Novus Ordo Missae) 。經過我們多番祈禱及反省后,決定要向聖父提出下列的意見:

 

. 隨信附上的評論文章是出自個別主教、神學家、禮儀專家及有神牧權的本堂司鐸的手筆。雖此論文實屬簡短,但它卻清楚地解釋新潮彌撒內模糊不清和易受混淆的元素。不論整體或詳細而言,這彌撒實在是違背了脫利騰第廿二期大公會議中關於彌撒聖祭的教導。在那時,彌撒常典 (Canon of the Mass)的固定性像牆似的保護著奧跡的完整。

 

. 新潮彌撒與公教傳統的決裂,就算是因為教義的理由,也大不足夠作為變更的原因。在新潮教會裡,嶄新的概念不斷出現﹔永久的真理卻不斷被壓制。這足而令基督徒以為宗徒傳下來的公教真理是可改變或忽視不理的。在最近的改革中可以知道教友對禮儀革新隻會感到手足無措,甚至令他們喪失寶貴的信仰。神職界中知識淵博的人也因此而焦慮不安。

 

. 因為知道聖父每刻都惦挂著各神子的需要,所以我們肯定以上的考慮必在聖父心裡產生共鳴,就如同我們從四方八面所聽到的一樣。

 

臣民對於會危害他們的法律存著要求立法者廢棄或擱置它的權利。所以,尤其是現在當信德的純潔及教會的團結常常受到傷害時,我們懇切地哀求聖父您,念在您對此經書的高度贊揚和普世公教徒對此的強烈愛戴,不要剝奪繼續使用完整無玷及果實累累的聖庇護五世彌撒經書的可能性。

 

奧他菲厄爾樞機 (A. Card. Ottaviani)

巴捷爾樞機 (A. Card. Bacci)

 

 

新潮彌撒的批評論文概要

 

. 彌撒改變之歷史

 

在一九六七年的主教會議中,這新式的彌撒曾遭大部分主教擯斥。它是從來沒有被呈交給主教團的,而且根本沒有教友曾要求更新彌撒。所以,這新潮彌撒完全是為迎合誓反教中的現代主義者而創造出來的。

 

. 彌撒之定義

 

在新潮彌撒中的用詞多是含糊不清的。彌撒中,被釘死於十字架上的基督以無血的方式重現在眼前﹔可是新潮彌撒中重點卻隻放在晚餐和紀念上。

 

. 彌撒之目的

 

彌撒的三個目的已被改變 給天主的祭祀和人類的犧牲再沒有區別﹔餅與酒隻是精神上(而不是實際上)成為耶穌聖體。

 

. 彌撒之精萃

 

基督在聖體中的真實存在性從來沒有被提及過,間接來說有關信理已被否認。

 

. 彌撒之四個原素

 

神父與教友兩者的地位已被歪曲。主祭神父像一個誓反教牧師一樣,同時聖教會的本質也被誤傳。

 

. 團結性之破壞

 

放棄使用拉丁文后,禮儀的統一性已被破壞。這很可能會影響到公教信理的一致性。雖然新潮教會沒打算堅持脫利騰大公會議的公教立場,但是隻有堅持這立場才可以令人問心無愧。

 

. 與東正教之疏遠

 

盡管新潮教會令到若干異見的團體感到滿意,然而它卻疏遠了東方教會。

 

. 護教精神之中斷

 

新潮教會中大量存在著危害公教信仰純潔的錯誤,其中有顯然易見的,但也有旁敲側擊地暗示的,這一切旨在於破壞教會中的護教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