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聖主教儀式

決定意向及說明文獻

 

Albano (羅馬), 一九八三年十月十九日

 

在出谷紀第二十章中,天主在禁止其子民崇拜邪神后說了這些話:我,上主,你的天主是忌邪的天主﹔凡惱恨我的,我要追討他們的罪,從父親直到兒子,甚至三代四代的子孫。在出谷紀第三十四章中衪又說:不准你朝拜別的神,因為上主名為忌邪者,衪是忌邪的天主。

公義和理所當然地,天主應重視其唯一及永恆所擁有的一切﹔重視衪為無限、永恆的大能者﹔重視其光榮、真理和仁愛﹔重視其唯一創世者及贖世者之身份﹔重視其為萬物的終極(諸天神及全人類獲得救恩和真福的唯一道路﹔重視其一切的始和終。

 

由衪所創立及賦予所有救恩之財富的天主教亦重視它的主、天主的特權並訓示所有人若要得救及在永遠的福樂中得享天主的光榮當皈依她和在她內受洗。因此教會有著被派遣傳教的使命。她是唯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羅馬教會。

 

她不能承認除她以外有真宗教,她也不能承認在她以外可以獲救得永生,因為她和吾主天主是一體:我是道路、真理及生命。

 

所以她厭惡與任何假宗教、異端及謬誤的聯系,因為它們令靈魂離開唯一唯真的天主了。她和吾主都隻知在教會內才有真正團結。

 

為此,她獻上了其殉道者之寶血、其傳道者及司鐸之性命、其神職人員之犧牲及每日的贖罪祭獻。

 

可是,公教已經被梵二的歪風吹襲。在宗教自由的聲明中,對外對內的宗教自由行為是沒有受任可權力約束。這就是反抗天主權柄之人權聲明的原則。教會、國家及家庭均分享著天主的權力。因此,他們有責任傳揚真理、執行天主十誡及保護其屬下免其陷於謬誤和不道德。

 

此聲明提倡公教國家貶低公教使妳與其他宗教平等。此乃對天主其教會之侮辱。此歪風正正是從前以色列子民常被批評的風氣。(附錄一:教宗保祿六世於一九六九年四月所頒的聲明, Osservatore Romano) 這歪風在基督徒合一秘書處所提倡的合一主義下更見明顯。這越軌的風氣帶來了禮儀、聖經和教會規法的一連串改革﹔還帶來一些損害教宗、主教和堂區司鐸權力的主教權力分享(Collegiality)

 

這風氣並不屬於天主教而是那被聖庇護十世所譴責的現代主義的惡果。它敗壞了所有的公教機構,特別是神學院和神職人員。在沉浸於梵二會議歪風的神職人員中又豈能找到一個不折不扣的公教徒呢?因此,教會須堅守完整的信仰和由吾主及教會所創立用以堅守信德、傳揚聖寵生命和救恩成果的途徑。

 

在這差不多二十年來,我們已耐心地和堅守地為令羅馬教廷明白回歸正統的教義和傳統、教會的更新、靈魂的救贖及天主光榮而努力。

 

可惜,教廷對我們多年來的訴求仍然是不聞不問。反之,他們要求我們向梵二會議及其敗壞教會的改革妥協。沒有人理會我們因天主聖寵而堅守這帶來神聖果實及無數聖召的傳統之苦況。

 

為保護天主教司祭職以繼續教會的使命,我們需要主教。司祭職現時被現代主義壓迫,所以我們更需要祝聖主教。此事教宗己原則上允許(Ratzinger樞機五月三十日的信)這祝聖主教儀式不單是有效,同時大概也是合法的。不論合法與否,有時我們需要放棄律條去遵守法律的精神。

 

教宗隻可希望司祭職繼續存在,所以我們祝聖主教實在不是裂教的行為。我們也是為幫助教會渡過這些痛苦的日子罷了。如果我們在聖方濟的時代,教宗一定與我們意見一致,因為梵蒂岡在那時還未為共濟會操縱。

 

我們公開表示對聖座和教宗的服從。我們知道因祝聖主教我們隻是繼續服務教會及宗座。

 

當教會從現代主義者解放出來后,我們會將主教完全交給教宗手上,甚至如果此教宗不願他們繼續主教的職務。

 

最后我們向童貞瑪利亞祈求,她是多麼愛護她的聖子及其光榮啊。她時常保衛(甚至以武力)吾主的國度免於仇人的襲擊!我們懇求她現在保護我們免受教內外侵害。求她保持世人及聖保祿承繼者的信德,求她保護聖庇護十世修會成員及所有傳統的神父及教友,好能保障我們免於裂教或異端的侵害。

 

求聖彌額爾總領天神喚起我們他那顆為光榮天主的熱心和他打擊魔鬼的力量。

 

求聖庇護十世與我們分享他的智慧、學問和神聖好能讓我們在此時分辦善惡。

 

馬賽.勒費爾

庇護十二世選定的唯一至聖至公羅馬教會的大主教

 

 

后語:這一九八三年的聲明仍然有效。現在隻需要一個改正:如果一九八八年四月至五月的會談沒有結果,這是因為新潮羅馬極力要我們接受梵二精神及其改革。

 

 

附錄一:保祿六世宣言,Osservatore Romano報, 一九六九年八月二十四日

 

教會採取的新態度從此會被全世界明白而這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則教會贊同世界是自給自足的,她不會再嘗試以改變現世作為目標這宣言是相反天主教理的,而我己致函聖職部提出抗議。國務卿 Villot 樞機的答覆是,他要求我立即從羅馬辭職。對此答覆,在下的回應是他須請一隊瑞士衛兵才能把我趕出羅馬。其后我再沒收到任何回覆。對於我們這些公教的維護者,此情況在梵蒂岡仍然發生。歷代教宗的文告均和他們唱反調。因著正統的信仰和觀點,本人抗議此令天主教國家世俗化的聲明。

 

附錄二:梵二會議中的基督徒合一秘書處

 

在梵二會議中,基督徒合一秘書處的成員扮演著重要的角色。Bea 樞機跟在美國紐約B\'nai B\'rith共濟會猶太籍會員集會處扯上了公務的關系。Bea 樞機聯同Willebrands大主教(秘書處的秘書長) De Smedt 神父 (秘書處副會長及梵二會議記錄員)在宗教自由聲明中提出信仰自由、猶太教、非基督徒宗教和合一主義的概念。

 

Willebrands大主教是梵蒂岡猶太教與基督徒委員會、與教派合一委員維系的委員會及透過莫斯科東正教與莫斯科維系委員會的成員之一。其他成員包括Etchegarary樞機、Maller神父、Contension多明尼克修會修士、Bernard Dupuy等等。另外,能在梵蒂岡橫行無阻的泰澤誓反教徒的影響力亦不能忽視。我們亦不要遺忘那六位出席禮儀委員會的誓反教牧師。這些委員會對教會的毒害是顯然易見的。它們簡直令整個羅馬團體正規的活動完全癱瘓。它們的核心就是今天現代主義及共濟會的羅馬。教宗保祿六世及若望保祿二世均要求成立這些委員會。而他們本身卻成為了羅馬教會法院和主教權力分享的奴隸。這就是新教會法規下之惡果。《公教神學字典》引錄中以宗教合一為題的文章(作者:Charles Boyer 司鐸,繼Willebrand大主教后合一秘書處的秘書長)詳盡地剖析這合一主義精神怎樣引領著種種改革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