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us XI

Quas Primas, 11 December, 1925

On Christ the King

 

基督君王

教宗庇護十一世通諭公元一九二五年十二月十一日

 

3675

[五九五]基督在一切受造物中,品位超群,高貴絕倫﹔故祂乃被稱為君王之習慣,由來已久而普及各地。所謂君王乃借用之意,(非普通君王可比):因為祂之所以為王,目的是在(所謂)人的理智內為王同樣也是在人的意志內為王故基督被承認為人心之王[五九六]但若我們更進一步去研究事實,則如眾所周知:基督即就人性而言,也確實應該具有真正君王的尊號與權能﹔因為基督除非是人,不能說祂從父領取權能、尊榮、王國(達:七,十三)祂是天主的聖言,與父同一性體,不能不與父,共有一切故祂對所有的受造之物,自亦具有絕對的無上王權。

 

(最后,基督之為君王,特別可以下列各處聖經為邆:戶:24/19;詠:2/44,7;71/7; 依:9/6;耶:23/5; 達:2/44;7/13s;匝:9/9;路:1/32s;瑪:28/18,默:1/5;19/16;希:1/2.

 

庇護十一世藉此通牒,建立耶穌君王慶日,並闡述耶穌為君王的道理。Ed:AAS 17(1925) 595ss.基督就人性而論,具有君王的地位與權能 3675-3679

 

3676

亞歷山大的濟利祿曾注意到,我主的這個尊榮和權能,具有(明確的)基礎。他說得真恰當:我可一言以蔽之曰:基督獲取一切受造物的統治權,不是用暴力,也不是由於別人的貢獻,而是由於自己的本質和性體。(Cyrillus Alex. Comment. In Jo. XII C.18(PG. 74,622C))。

 

這就是說:祂的統治權來自祂的神性與人性合成一位的奇妙結合,也就是所謂性體與位的結合(unio hypostatica)

 

因此,基督不僅該受天神與人類,共同崇拜為天主,而且天神與人類,也都該服從祂的命令,屬於祂的王權。換言之:基督具有與天主性結合的名義,也就獲得祂對一切受造物的王權。

可是基督命令我們,不僅出於祂自然的權利,而且還是由於祂的救贖功績。(參閱:*3352)試問:還有什麼能比我們想到這個思想,更為欣悅,更為甜蜜呢?巴不得所有的人,都會念念不忘:我們的救主,對我們多麼恩愛!(誠如聖伯多祿宗徒向教友所說的):你們不是用能朽壞的金銀等物被贖出來的,而是用寶血,即無玷無瑕的羔羊基督的寶血(伯前1/18-19)基督既以高價(格前:6/15)買了我們,我們已不屬於我們自己的了。我們的肉身、肢體,卻是屬於基督的了。(格前:6/15)

 

3677

我們為了對祂統治權的力量和性質,有所宣示,就不得不說:假設基督的統治權並不包括三種權能,那就沒有多大意義了(原來)公教信仰,令人深信:(天父)一定把耶穌基督,賞給了人們,作為救贖之主,好使人信賴祂﹔但同時(天父)也把祂賞給人們,作為立法者,好使人服從祂。(Cc.Trid.Sess.VI,Can.21:*1571

 

可是福音不但記載祂曾立過法律,而且還引述祂是立法者至於審判的權柄,耶穌曾親自向猶太人宣稱,這是由父所賦予的。當時耶穌在安息日,顯奇跡,治愈了癱子,猶太人便說祂犯了安息日的罪﹔耶穌卻向他們聲明說:父不判斷任何人,但祂把審判的全權,交給了子(若:5/22)。而這審判權,自也包括賞罰活人的權柄因為這種權柄是不能分離的。

此外,所謂執行法律的權柄,基督一定也該有的。因為所有的人,既然都該服從祂的法令,那麼,誰若知法犯法,他一定難逃祂的嚴罰。

 

3679

就人的身份而言,祂對任何民事,都沒有統治權利。這種人的主張,錯誤得實在可恥,因為基督對受造之物,從父處,所得的權柄,是絕對無限止的,即所有的受造之物,都由祂全權處理。雖然如此,但祂在世度生時,完全自制,從來沒有用過這個權柄。不但如此,祂還輕視這種世虛世物,任憑佔有者佔有世物﹔祂過去是如此,今天也還是如此。誠如主顯節所讀的頌贊(Hymnus)說:那賞人天上王國者(基督),不會奪你地上(有終)的王國。

 

所以,我們救贖主的王權(統治權),是包括所有的人在內。在此我們樂意要運用我們前任教宗良十三世的話。祂的王權,不僅及於所有帶有公教名號的人,即及於所有領過洗禮的人(即使領受洗禮而入於異端邪教者,或因歧視而由愛德分離者﹔他們就名份而言,還是屬於教會,屬於基督權下)而且,也及於一總沒有基督信仰的人們,好使整個人類,完全屬於耶穌基督的權下,無一或遺。[*3350]

 

而且,在這一點上,人也沒有個人與團體的區別,因為那加入團體中的人們,仍宜屬於基督權下而與個人無異。蓋同一基督,是私人與公眾的救援泉源:除祂以外,無論憑誰,決無救援,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字,使我們賴以得救的。(宗: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