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Pius X

Anti-modernist Oath, 1 September, 1910

 

反對時代主義的誓詞

 

教宗庇護十世

公元一九一O年九月一日

 

3537

()堅決擁護並接受那為不()錯誤的教會的訓導權所斷定、所肯定、所宣布的一切道理,和每一端道理,尤其是那些直接反對現時代錯誤的各端道理,我更予以擁護。

 

3538

第一,我藉天主所造的萬物(參閱:羅:1,20),用我本性的理智之光,相信天主,萬有的原始與終結。這就是說:正如從效果,一定推知原因,同樣,藉那受造的有形之物,我承認:我一定能認識天主,並能証明祂的存在。

 

3539

第二,我承認並信認啟示的外在証據,那就是天主的行為,尤其是奇跡與預言,誠如基督宗教出自天主最確切的標志,而且我堅信,這同一標志,最適合於任何人任何年齡的理智,即現時代人的理智,也莫不適合相配。

 

3540

我信仰,相信教會,藉著那真實的歷史的基督本人,成為(天主)啟示之言的守衛與導師。當基督居我人間時,祂把教會直接地與最親切地,建立在宗徒之首伯多祿身上,並使他的繼承人,把祂所建的教會,傳諸后世,永不間斷。

藉著真正的教父們,所同心同意地傳給我們的信德道理,我完全擯棄異端人所詮釋的進化信理,從一個意義,轉變到另一個和教會起初所有的,完全不同的意義。

 

3541

同樣,我責斥(他們異端人)所有的錯誤﹔他們因此錯誤,竟放棄那交給基督淨配教會忠實地守衛的屬神實庫,主張:那哲學性的發現,即已足夠,或主張:人類良心的創造:即人的良心,因人之努力逐漸形成,而且后來,因著無限制的改進,良心便得以成全。

 

3542

第五,我以至誠堅信:信仰不是先出自潛意識的有關宗教虔誠的盲目感覺,然后在心靈的壓力,與意志的反省之下倫理式地形成的,而是理智由於聽道 (Exauditu),外在地對所接受的真理,予以真正的肯定。換言之,我們因為天主最真實的權威,相信那由天主那裡所聽到的,由我們的主,造主所說的,所証實的,所啟示的一切,真實無誤。

 

3543

我對教宗所頒發的《牧爾主羊(Pascendi)[*3475ss]通諭,以及《可悲矣(Lamentabili)[*3401ss]詔書內所包含的一切懲斥、宣告、規定,尤其是對於那些有關所謂信理歷史的一切道理,我亦誠惶誠恐,全心表示擁護之忱。

 

3544

我還責斥他們所肯定的錯誤,所謂:(1)教會所陳述的信仰可能相反歷史﹔如今為人們所了解的公教信理,不能符合那教會的原始真理。

(1)原文沒有括號﹔但為清楚起見,譯者加上這個括號。

 

3545

我亦責斥並擯棄他們的主張,因為他們說:一個比較有知識的基督信徒,帶著雙重身份:一個是信仰者的身份,一個是歷史性的身份。那歷史性的身份,好像可以保持那些相反信者身份的道理,或是另外加上那做出結論的前提,說:信理是虛假的或是可疑的,隻要他不以直接方式去否認信理,那就好了。

 

3546

同樣,我不贊成他們對聖經的批判與注解所持的方式:即他們撇開了教會的傳統,信仰的類比(Analogia)以及宗座的指示原則,而以唯理主義的注解為依據,去解釋聖經﹔而且,與其說他們放肆,倒不如說他們冒昧,他們意擁護這樣的聖經批判法則,猶似他們唯一無上的原則。

 

3547

此外,我擯棄那些人的主張:即他們主張:歷史神學的科目,隻該傳授於哲士﹔於是那書寫歷史神學的哲士,先該把他自己對於公教傳統的超性起源,或對那些由於神助而得以保存的啟示真理的陳舊意見,悉數掃除,然后他隻用科學的原則,絕不運用任何神聖權威,去解釋每一位教父的作品,並用那普通審閱任何外教文件的自由,去評斷教父的著作。

 

3548

最后,我承認,我對現代主義的人在神聖傳統方面所主張的一切,表示無比的憎惡,因為在這裡面,絕無屬神的事理,或是遠比這個更壞的是:他們以泛神論的精神,去承認這些事理,竟致除了純人的,與普通史實無異的事實外,一無屬神成份了,換言之,基督及其宗徒所開始的,以及繼續傳下去的道理學府 (教會),是由於人自己的勤奮、智慧、天才所致。

 

3549

因此,我非常堅決地保持教父們的信仰﹔現今是如此,將來我還是如此,至死不渝﹔那就是說:現在,過去,將來在繼承宗徒位的主教團中,常具有真理的堅確恩賜(1)﹔這不是按各人所處的年代,所能視為更好更適合的,才予以隨從,而是按宗徒們自始所宣講的真理,絕對不可變的真理,而予以信仰﹔從而人永不變更信仰,也永不變更所信真理的意義(2)

(1)參閱:Irenaeus Lug; Advhaereses LibIVc40,N2PG7,1053c.

(2)參閱:Tertullian, De Praescriptione haereticorum, c28 ,(PL2,40)

 

3550

對以上一切,我承認,我將忠實、完整、赤誠地予以遵守,且將在教授時,或在任何場合裡口頭也好,書面也好,總要一絲不苟地予以護衛,決不同流合污!我今如此承諾,如此宣誓,願天主助我,並願天主的神聖福音,為我見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