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關於羅馬與和解的信

 

羅馬真的不可信嗎?難道它沒有表示真誠和熱切進行和解嗎?這些將會是很多人在六月三十日的疑問。我們不能判斷人的意向,所以我們會陳述一些他們有責任的事實來。

 

以下是由離開Econe進入慈母教會修院的修生寫的一封信。羅馬慈母教會修院是教宗在一九八六年十月十五日成立為接收離開Econe的修生。

 

我是多麼的后悔啊!真的!我實在后悔進入這所謂的慈母教會修院。首先,我被逐出來是因為我要求更多的傳統彌撒、修士袍的穿著和課程上錯誤的改正。

 

對我的要求他們從不回覆。修院卻越來越接近新潮羅馬。慈母教會是革新主義者的笑柄,其中更包括一些保守的法國主教。

 

修院真是每況愈下。修生脫去黑長袍,放棄原則去令法國主教接受他們。然后[主教]就命令要所有幫助我們人不能再施予援手。任何不想和法國主教有關系的修士就從此漂泊。

 

教宗沒有為此有所行動。無疑明年慈母教會修院將會關門大吉,這未嘗不是一樁好事。

 

我有幾次與 Ratzinger樞機及教廷人員承認 勒費爾大主教 在很多問題上是正確的。

 

我覺得自己很愚蠢,因為我不聽你的忠告而放棄了Econe修院。教會領袖對聖傳統的態度實在顯得他們的無能。這所有的事情令我非常懊悔。

 

羅馬 一九八八年六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