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費爾(Lefebvre)的宣言(197411)

 

介紹:

 

馬賽勒費爾主教於1970117日成立了庇護第十(SSPX)修會,當時曾得到當地主教的批准,但由此修會反對自由主義和現代主義,一直堅持奉獻拉丁彌撒 (1968年梵二會議召開,傳統的拉丁彌撒在一位蒙席聯合六個基督教牧師纂改成現代的新潮彌撒)因此引起羅馬教廷的大大不滿。某些樞機和主教們開會要重新評估該修會在瑞士的修道院,並勒令勒費爾主教火速寫出有關該修會的報告,勒費爾主教以四天的時間交出此份報告。19746月保祿六世也同意對勒費爾主教採取特殊形式的反對行為。當這些行為發生時,也許是巧合,這些樞機們正在對一位捍衛拉丁彌撒和傳統信仰的神父進行剝奪神權的處理。這無疑是使修會合法化進行倒退,也必然是教會歷史中違反公義的一大丑事。

 

1974年,羅馬派了兩位代表去瑞士修院進行調查,(1111---13),他們都是比利時人,一位是聖經學家,一是聖教法規家,這次調查,搜查得十分徹底,而且對教授和學生們查問得非常刁鑽,有關修院中生活的各個方面樣樣問到。不過這兩位代表在學生和其他人員面前時常有丑事出現。據勒費爾主教說他們認為可以有結婚的神父,他們不相信有永不變更的真理,甚至懷疑吾主耶穌復活的基本的信條。

 

19741121日為了對這兩代表所作的丑事,謬論作出反應,勒費爾主教考慮有必要與羅馬搞清關系。他說這是我寫宣言的原始想法。說實在的,這是由於過度的義憤所致。

 

在這份宣言中他拒絕這兩代表所代表的覌點,即使他們具有羅馬官方的資格,而且羅馬接受他們的觀點。在宣言中他聲明﹔他拒絕而且一直拒絕服從新現代主義和基督教傾向。沒有任何權力,甚至最高級的權威也不能強迫我們放棄或遞減我們的信仰。這些信仰是兩千年來教會的最高權威一直非常清楚地表達和申述的。

 

很難看出,任何真誠的天主教信友怎麼會可能不同意勒費爾主教有關這個問題的觀點。更有意思的是在樞機會議中他們都不能接受宣言中的這些觀點。應該指出這宣言原先不是為了要作一公開聲明,更談不到對羅馬教廷的挑戰。這宣言僅僅是勒費爾主為保護庇護十世修會的神父而寫。

 

19741121日的宣告

 

對天主教信仰和傳統的守護者,羅馬聖而公教會,我們全心全意地尊重,為了需要保持信仰,我們完全跟隨永恆的羅馬,它是真理和智慧的主權者。在另一方面,我們拒絕,並且一直拒絕羅馬的新現代主義和基督教的傾向,這些傾向充分表現在梵二會議期間以及在會議以后所制定的各種改革方案,事實上這些改革已促使而且正在促使破壞教會,破壞神職界以及崩潰彌撒以及有些聖事的廢除,修道生活的消失,對在大學中的學生以及修道院,教理班中的修生,正在灌輸自由主義和基督教義中所發展的謬論,這些謬論在歷史上已數次被過去數位教宗裁定有罪的。

 

沒有任何權力,甚至最高級的權威,也不能強迫我們放棄或遞減我們的天主教信仰,這信仰是兩千年來教會的最高權威曾明確地表示和宣告過的。

 

聖保祿宗徒在致迦拉達書信(1:8)無論是誰,即使是我們,或是從天上降下的一位天使,若給你們宣講的福音,與我們給你們所宣講的福音不同,當受詛咒。

 

今天至聖聖父不是也在重復這些話嗎?但假若在他的言語和行為中有矛盾的話,那末我們當忠心於過去教宗們所教導的,同時對破壞教會的新事物,聽若無聞。

 

新潮彌撒是根據新的教理,新的司祭,一新修道院,新大學,新教會。所有這些都是真誠和永不變更的教會所反對的。這種改變,從自由主義和現代主義而來,是十足腐朽的,它從異端而來,也結束於異端,即使不一定在所有的行為在形態上都是異端的。但對有良心的忠貞信友而言,不可能用任何方式擁護這些改革。對教會唯一忠誠的態度,對救贖我們最合適的天主教教理是對這些改革的完全拒絕接受。如果沒有叛逆,不受痛苦,如何去追求我們對司鐸的培養工作,我們確信我們不能為我們的教會,教宗和下代服務。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緊緊地記住教會以前一直所教導和實踐的(這些都在梵二會議以前的書中所記載的),有關信仰,道德,神職,教理,司鐸的培養和教會的訓導等。一直到真正傳統的光芒撥開永恆羅馬陰暗天空中的朦朧為止。

 

藉著天主的恩寵,聖母瑪利亜,大聖若瑟,聖庇護十世的幫助。我們堅信能做到這些,,忠心於羅馬聖教會,忠於伯多祿的繼承人,同時成為吾主耶穌基督奧跡,天主聖神的忠誠傳道者。

 

+ 馬賽勒費爾

 

*羅馬部門是由樞機們監控的。例如:信理部等等。